移動醫療的寒冬來了嗎?

日期:2016-12-14

  據粗略統計,2014年移動醫療企業融資案例共計80余起,是過去5年里該領域所有融資案例數量總和的近3倍,總融資標的接近7億美元,比前4年的總和多一倍。而到2015年,僅上半年,國內互聯網醫療領域的風險投資總額就達到7.8億美元,超過2014年全年總額,大量的基本涌入移動醫療行業。
  2014年通常被看作是移動醫療的井噴之年,2015年則保持高歌猛進,形勢大好。一時間,國內移動醫療APP多達2000個,但到了2016年,這些涌現的應用被應用同質化、功能單一、重合率高等共性問題干擾著,盈利看起來遙遙無期,行內人士不由感慨:入口很熱鬧,出口很寂寞。那么,這意味著,移動醫療的寒冬來了嗎?這個問題仁者見仁智者見智。但是這個行業,今年確實發生了幾件大事,讓從業者變得理性和成熟了許多。
  獨角獸工作室的劉謙曾在一次會議上提及過2016年移動醫療界的幾件大事,小編很有感觸,就在本文中盤點2016年這一領域的幾大噩耗。
  2016年3月2日,北京市衛計委發布通知,明令嚴禁醫生與商業公司合作掛號加號。甚至,北京部分醫院要求醫生把商業公司的APP卸載掉,一些醫生開始主動聯系部分提供預約掛號服務的互聯網醫療企業,要求將自己的相關服務從相關APP上下線。一時間,以“專家”和“專家號”為市場切入點甚至是核心業務的移動醫療企業,面臨沖擊和轉型抉擇。
  掛號是移動醫療最早涉足也是最為普及的服務模式,早期移動醫療競爭者少,以掛號為基礎業務進行資源的積累也就容易獲得成功。但隨著競爭者加劇,各企業運營模式相近,大多數企業需要解決掛號業務中的盈利問題,以至于在探索盈利的過程中不由變成“號販子2.0”,具體實現方式是利用專家的休息時間延長門診,但醫生畢竟是在上班時間在自己工作的醫院診所中,用醫院的資源。這種方式相當于打政策的擦邊球,處于灰色地帶,北京衛計委的一紙通知將其變成違法的買賣。
  衛計委的這則通知發布之后,許多大醫院也開通了自己的官方微信平臺,為患者提供預約掛號的服務,對移動醫療企業來說,競爭加大,并且單純的預約掛號也越來越難留住用戶,許多企業均降低了掛號業務的權重,探索更多的可能性。
  2016年5月,知名醫藥電商“藥給力”宣布停止一小時送藥業務,隨后不久,宣布暫停運營。藥給力創始成員、市場總監連佳星把此次受挫的原因歸結為融資未果,他在其個人公眾平臺的一篇文章里這樣說:“今年遇到資本寒冬,我們見到的LP投資者,可能從原來只用見10個,到今天為止我們需要見到100個,我們的BP調整了一版又一版,這其實是一條不歸路”。但是,一石激起千層浪,關于O2O這個送藥本身模式卻引起了廣泛的討論。
  IDG資本合伙創始人曾評論過O2O送藥這個模式,他認為,考量O2O企業首先要考慮的是,是否有存在的必要,與租金成本較高的線下藥店相比,線上效率是否更高一些。
  醫藥電商O2O專注于區域內專業化即時配送藥物,具體做法是連接線下單體藥店,或自營、或建平臺,基于LBS,進行一小時送藥上門,其優勢在于基于地理位置的高效配送。
  但目前行業存在諸多不利因素,大部分O2O送藥需要線上下單線下取藥,大量人力物力支持等,據雷鋒網(公眾號:雷鋒網)了解,目前行業內相關公司現階段的訂單量和盈虧平衡點差距大,藥企電商都在盡力吸引用戶,培養用戶的消費習慣。
  送藥O2O到底給不給力,這本身就是個問題?
  三、醫美混戰
  在這個拼顏值的時代,一張高顏值的臉對現代人尤其是女性來說太重要了。拼顏值的時代繁榮了醫療美容行業,尤其在最近兩年互聯網領域的資本寒冬下,醫美O2O行業卻逆勢火爆,成為資本人熱捧的對象,還帶動起新一波醫生創業潮。但是,今年發生了一些事情,讓從業者意識到,表面的繁華之下其實暗流涌動,這個行業也有它的痛。
  2016年6月,醫美O2O領域掀起波瀾,顯示更美APP被爆料數據造假、強迫合作醫院刷單;后競爭對手新氧又被爆融資數據造假,陷入刷單囹圄,更被指其C輪融資是“自己接盤”。被譽為下一個藍海的醫美領域一時之間陷入風口浪尖。
  但是,女人的錢很好賺是真理。
  2009年到2015年,中國醫療美容保持15%的年復合增長速度,超過24000家的醫療美容機構成立。根據業內預測,到2018年,醫美市場規模將超過85000億元。抓住了剛需,未來大有“錢”途。
  四、醫藥電商第三方平臺禁售
  2016年7月底,CFDA緊急叫停互聯網第三方平臺藥品網上零售試點,8月1日起,天貓醫藥館、一號店、八百方等第三方平臺均已停止藥品的線上交易。而有網絡藥品銷售資質的B2C自營商城不受影響。面對這一政策,幾家歡喜幾家愁,為了規避政策風險大家都在探索新的方式。
  禁售通告發出后,天貓醫藥館、一號店、八百方等的網絡藥品零售已轉為O2O模式,以線上提供展示渠道,線下完成交易流程的方式規避政策風險。
  線上業務停滯后,平臺開始意識到線下資源的重要性,阿里健康以1680萬元收購廣州五千年醫藥連鎖有限公司,電商京東旗下自營B2C京東大藥房也已亮相。醫藥電商開始摸索零售藥品的閉環銷售模式,這也是政策的結果。
  業內人士稱,網上零售藥品打破了信息壁壘,于消費者而言,不僅可以通過比價買到更便宜的藥品,在隱私藥、短缺藥和新特藥的購買上,也更加便利。未來,線上O2O將是線下實體藥店的標配,它將與線下藥店形成互動,成為繼線下實體藥店之外不可或缺的一種業態。
  五、移動醫療裁員門、凍薪門
  8月初,移動醫療知名公司就醫160被傳裁員300人,并撤銷創新事業線,隨后又相繼傳出尋醫問藥網、好大夫在線大幅裁員,規模都在30%~50%。對此,多家企業均回應是人士調整、部門優化。業內人士分析,隨著資本寒冬加劇,移動醫療開始過冬。
  那么,這是否意味這移動醫療進入寒冬了呢?
  好大夫在線創始人王航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稱目前移動醫療行業存有大量泡沫,資本寒冬行業轉型會把這些泡沫慢慢擠掉,這對于整個移動醫療行業來說是好事。
  有專業人士一針見血地指出,所謂的移動醫療進入了寒冬,實際上深刻反映出國內移動醫療企業的商業模式普遍存在問題,而缺乏清晰的盈利方式更是成了致命傷,要知道,很多資本最為重視的正是盈利和變現能力。某行業人士認為,在經歷爆發式發展和資本投資熱潮跑馬圈地之后,移動醫療正經歷一場資本寒冬。在盈利不如預期的情況下,通過優化內部組織結構進行裁員成為企業控制成本的最直接方式。
  六、春雨醫生創始人張銳去世
  10月6日,春雨醫生創始人張銳于凌晨因心梗去世。作為春雨醫生的創始人、移動醫療的探路者和先鋒,引發各界人士的吊唁與哀痛。張銳的去世,對于移動醫療來說,是極大的損失。
  2011年11月,主打在線輕問診的“春雨掌上醫生”上線,據其官方資料,上線后5個月內獲得了180萬下載量,用戶日活躍量5萬左右,日問診量600個。2012年9月、2014年8月,春雨醫生分別宣布完成B輪800萬美元、C輪5000萬美元融資。
  張銳在一次北京的演講中曾說:“剛開始創業的時候,我曾無所畏懼,充滿了自戀。當然,我認為如果不自戀的話,一定不可以成為一個好的創業者。自戀和偏執可能是一個好的創業者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個性基礎。”然而在這倔強的背后是張銳身體狀態下滑,生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張銳曾表示,身體有諸多不適,且面臨資金鏈和公司發展等各種壓力。
  張銳的離開,讓互聯網圈內一片震驚與嘆息,很多互聯網人及創業人士都表示,在努力拼搏的同時一定要注重身體健康,有了好的身體,才有奮斗的本錢。
  顯而易見的是,移動醫療行業的成熟模式還未出現。大多數企業均處于探索階段,那么,此刻的你,是感慨到“路漫漫其修遠兮”的絕望無力,還是有著“吾將上下而求索”的探索拼搏呢?

所屬類別: 行業新聞

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

总进球世界杯